亞洲國債收益率驟降‧全球避險風潮蔓延至亞洲

  •     

(美國‧紐約13日訊)全球投資者爭相買入國債以求避險的風潮上週五蔓延到了亞洲,日本、澳洲和韓國等國的國債收益率都降至新低。

日澳韓國國債收益率降至新低

已經為負值的基準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上週五觸及-0.145%的紀錄新低。債券收益率隨價格上漲而下降。

在買入日本國債之前,投資者的買盤導致英國和德國等國國債的收益率上週四收盤點位觸及紀錄低點。上週四進行的30年期美國國債拍賣吸引了大量外國買家,買盤規模達到紀錄最高水平,導致收益率僅為2.475%。

日本財務省的數據顯示,今年投資者一直在買入日本國債,買盤速度逐漸加快,5月份的淨買盤為1.068兆日圓(合100億美元)。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策略師在發給客戶的報告中稱,目前外國投資者的持倉占所有日本國債的比例為10%。

投資者和分析人士稱,此前公佈的美國就業數據表現黯淡,引發有關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將推遲加息的預期,這是國債價格近日上漲的一個原因。

此外,當前的政治不確定性是投資者湧向政府債券等避險資產的另一個原因,即將發生的重要政治事件包括6月23日英國就是否退出歐盟舉行的公投,以及西班牙的大選。

此外,惠譽(Fitch Ratings)認為,眼下全球金融市場負收益率債券總計達10.4兆美元,在這種環境下國債市場的這種引人關注的波動似乎也凸顯出,投資者對於任何尚有回報的國債品種的瘋狂追逐。

許多人也將政府債券收益率的下行歸因於日本和歐洲等地中行持續、大規模的債券購買操作。日本和歐洲中行正在竭盡全力通過向金融系統注入流動性來刺激經濟。

一些投資者對政府債券收益率下行過程可能引發的問題發出警告。

駿利資產管理集團(Janus Capital Group Inc.)的比爾‧格羅斯(Bill Gross)在該公司推特(Twitter)上寫道,全球範圍內大規模的負利率債券是一顆早晚要爆炸的“超新星”。格羅斯在債券投資界備受推崇。

非常規貨幣政策使用恐扭曲利率

另一些人士則擔憂,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持續使用扭曲了利率,而利率是投資者評估資產價值時使用的一個關鍵指標。

前匯豐控股(HSBC Holdings PLC)經濟學家巴克爾(Geoffrey Barker)稱,政府債券市場已不再能為無風險利率的確定發揮有效的作用。巴克爾目前在香港管理名為Counterpoint Asian Macro的對衝基金。

韓國政府債券收益率上週五繼續下跌,韓國中行出乎市場意料提前將利率下調至紀錄低點。10年期韓國國債收益率降至1.6420%,低於週四1.652%的收盤水平。

基準10年期澳洲國債收益率也創出2.099%的歷史新低。

10年期印尼國債收益率上週五微升至7.58%,週四曾觸及兩個月低點。10年期馬來西亞國債收益率也從週四觸及的一個月低點微升至3.872%。

日本10年國債收益率
跌至負0.165%創新低

日本國債市場基準10年期國債收益率週一開盤跌至負0.165%,較上週五收盤下跌1個基點,創歷史新低。

由於對英國脫歐的擔憂擴散,市場避險情緒升溫,投資者紛紛加速購買相對安全的日本國債。(星洲日報/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