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王換人做

  •     

上週企業最大事是甚麼?國家汽車政策?老套,還是保護國產車,逼人民買貴車;明訊上市?已經是舊聞,只等待看重新上市的表現;那是甚麼?大馬糖王換人做!

上週五傍晚,由大馬首富郭鶴年控制的PPB集團無預警的突然宣佈,全面退出大馬糖業和米業,令市場大為吃驚,因為這可能是郭鶴年淡出大企業界的先兆,郭鶴年如果單純因為本身問題要退休不是問題,問題是:他為甚麼突然大動作賣掉業務根基的米糖業務?

他的大動作,發生在香港公司宏德國際被逼退出國家稻米大股東行列,由土著企業家丹斯里賽莫達接手股權的兩天後,時間更令人有諸多臆測。賽莫達通過貿易風全面獻購國稻,而郭氏兄弟則持有貿易風的20%股權。

郭鶴年在賣掉制糖業務的同時,也賣掉在貿易風的20%股權,市場有不少解讀,大部份認為他在對於貿易風全面獻購國稻表達不滿;之前他在貿易風特大會上,對全購國稻議程放棄投標權,已經引發“不滿”的說法,雖然貿易風主席拿督賽阿都查化出面“消毒”,表示郭集團也同意收購國稻建議,但上週五的舉動,鞏固的“不滿”的猜測。

接下來的猜測是:他為甚麼退出大馬糖業?是商業操作還是有背後的其他原因?

商業操作的話,就令人費 解,15億令吉是大數目,脫售令PPB集團和郭鶴年都賺不少。但是, PPB集團並不缺錢;而郭鶴年貴為大馬首富,身價高達307億令吉,最多就是錢。

對PPB集團和郭鶴年來說,錢容易找,現金流穩定的業務難尋,需要做這種“殺雞取卵”,不理智的商業決策嗎?PPB集團在經濟風暴中保持標青業績,靠得就是製糖和甘蔗種植的穩定收入,何況明年是商品當道,這時候脫售,點與線都不合理。

如果非關商業,是其他因素的介入,諸如政治因素逼退宏德國際的故事重演,就令人痛心和擔心了。

宏德國際投資國稻時間非常久,一直以來都沒有問題。不過,有一天有一位政治人物可能太空閒(大馬政治人物出名無所事事,天馬行空搞事情),不小心發現宏德在國稻的股權有31.5%,超過另一名土著大股東賽莫達的30.8%股權,不得了,他於是終於在國會有發言的機會:國家米糧由外資控制,太危險了,如果外資發動糧食戰爭,大馬會因為缺糧而亡。

本來很單純的商業投資,被政治人物誇大變成“殺傷力極大的危險武器”,最終宏德只好放棄在國稻的投資,由土著賽莫達接手,於是“殺傷力武器”又變回純白的稻米,沒事了!

白糖事件會是白米事件的翻版嗎?郭鶴年不是外資,他一直是大馬人。

郭鶴年近年的業務重心雖然移至海外,特別是在香港和中國特別活躍,但在大馬,旗下上市公司不少,除了PPB集團,還有大馬散裝貨運、澄心亞洲、香格里拉和金鵬集團等,他成為首富,是以米糧糖起家,使他有“大馬糖王”的美稱,前首相敦阿都拉設立南部特區,還特別繳請他站台,以增加特區對外資的吸引力,證明他在國際商界的分量。

PPB集團旗下的大馬糖廠供應本地50%白糖,大馬其他主要糖廠是貿易風(郭氏有20%股權)控制的中央白糖提煉公司,現在他悉數脫售大馬糖業,但保留海外白糖出口分銷網,顯示他對白糖業務並非無心戀棧。

如果他是因為其他“不為外人所知”的原因,不得不賣掉“祖業”,把“大馬糖王”的寶座讓給賽莫達坐,如果“這背後原因”讓 郭鶴年決定退出大馬商界,這對積極吸引外資的大馬經濟,拼命說服海外公司來上市的馬股來說,都是震撼彈!

郭鶴年退出大馬米糖業,發生在政府決定取消白米和白糖津貼的同時,時間上也很難不令人有太多其他聯想,當然我們希望一切都只是我們的“過度想象”,這一切只是商業決定!(星洲日報/焦點評析‧作者:陳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