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股下市‧中股上市‧怡球身價飆14倍受關注

  •     

(吉隆坡4日訊)2008年自馬股私有化後除牌的怡球金屬熔化(YECHIU Metal Smelting),近期重組後轉往中國上市,上市身價較當年在馬股除牌時高出14倍,漲勢之快令人咋舌,引發大馬股市“無法留住企業”的疑慮之餘,也間接招惹國內投資者不滿。

本報接獲投資者來函,指怡球金屬熔化旗下資產在私有化3年後,被台灣籍大股東黃崇勝夫婦重新包裝,並在上月23日以“怡球金屬資源再生(中國)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怡球資源)”名義重新在中國上海A股上市,同時點出該股資產估值在這短短幾年內暴漲。

投資者納悶,究竟是馬股私有化條例過於寬鬆、投資者知識水平不足,還是中國股市資金實在太氾濫?

“怡球金屬熔化當年在馬股私有化時,總市值還不到1億7千萬令吉,然而這次在中國上市,市值竟直逼52億人民幣(約25億令吉)!”

黃崇勝與林勝枝是在2008年以內部重組和公司股價長期遭低估為由,而提出自願除牌計劃,以每股2令吉獻購剩餘34.45%未持有股權,隨後自馬股除牌,整項計劃共耗資5千801萬令吉。

當年獻購價溢價32.45%

由於獻購價較股票最後掛價1令吉51仙溢價32.45%,也較2008年最高每股1令吉63仙高出22.69%,股東普遍接受獻購,黃崇勝在兩個月後成功累積超過90%持股,怡球不久後宣佈停牌,並在同年11月杪正式下市。

納入配合此次上市中國新發的1億零500萬股票,怡球資源在上海A股總股本達4億1千萬股;按每股13元發行價計算,怡球資源如今市值超過52億元(25億令吉),而當年在馬下市前,總股本僅約8千100萬股,市值亦不到1億7千萬令吉。

此外,若按該公司在2010年每股盈利0.95人民幣計算,每股13元發行價估值相當於13.68倍本益比,這亦遠勝怡球金屬熔化當年私有化時提出的3.92倍本益比估值。

怡球重組架構
資產雷同

據《星洲財經》查證,今次在中國上市的怡球資源,旗下主力資產幾乎為早期馬股上市資產,而怡球資源的前身,實為怡球金屬熔化早期獨資子公司--怡球金屬(太倉)有限公司。

怡球資源上市招股書企業架構變化資料顯示,在怡球金屬熔化自馬股下市後,黃氏夫婦以個人名義向怡球金屬熔化收購旗下獨資子公司佳績控股有限公司所有股權,另透過怡球金屬(太倉)在香港設立新子公司,再把怡球金屬熔化所有資產注入其中,母子公司地位頓時“對調”。

期間,除了配合持股架構重組而設的數家控股公司外,被注入怡球金屬(太倉)的額外資產,僅有以143萬人民幣和18萬7千500美元分兩次收購的鴻福再生資源(太倉)有限公司100%股權及以2萬2千美元收購金城公司股權,此外招股書內再無闡明其他新增重大資產。

這顯示,剛於上月23日在上海上市的怡球資源,旗下主力資產幾乎全為早期馬股上市資產,只是持股架構明顯變化而已。

值得留意的是,怡球資源上市中國不僅引起本地投資者關注,中國投資者及行內人士同樣對這家4年前還在馬股上市的台資企業表達關注。

《中國財經網》引述當地券商保荐人說:“怡球資源通過一系列眼花繚亂的股權轉讓,讓母公司與子公司位對掉,實質上,今次在A股上市的資產就是4年前在大馬的資產,只是這兩年來被重新包裝了而已。”

馬股留不住企業?
分析員:屬個案

怡球金屬轉往中國上市後飛黃騰達,讓馬股吸引力課題再度成為焦點,無論如何,受訪分析員普遍認為企業在馬股下市後轉往海外上市的個案比較罕見,也不預見個案將引發馬股企業出走浪潮。

“轉往海外上市不一定更好,因上市地點往往需事先考量業務需求、市場情況、資金流動性等諸多因素,不能單以股價表現為考量。”

分析員也補充,若真有在海外上市的必要,國內企業目前最普遍的做法,是另在海外進行雙邊上市,不是自馬股除牌後再另尋出路。

馬股仍具獨特吸引力

針對吸引力疑雲,該分析員並不認為這與馬股吸引力有直接關係。

“這樣的案例非常少見,說明馬股依然具備其獨特吸引力,雖然馬股存有許多長期遭低估的股項,但這情況幾乎在每一國股市皆會發生,不能全怪馬股欠缺吸引力。”

然而,分析員也不諱言,讓馬股看來缺乏吸引力的其中一個原因,或是許多股票流通量偏低,導致一些基本面不俗的股項始終難有太大作為。

“馬股日均交投雖達10多億股,但每日無交易或僅有區區數萬股交投以下的股票同樣繁多,若這現象能夠改善,相信馬股可進一步釋放其吸引力。”

此外,有熟悉中國股的本地交易員直言,黃崇勝早前在馬股提出私有化時,是在“你情我願”情況下進行的,股東普遍滿意獻購價並選擇接受,就不應在4年後才怪罪於人。

“當年的全購獻議價,如今看來確有低估之嫌,但投資者必須意識到,黃崇勝與林勝枝當年僅聯合持有怡球金屬熔化約65%股權,若投資者感覺出價太低,絕對有能力回拒有關獻議,但實際情況是,投資者普遍對49仙溢價感到滿意並選擇接受,讓大股東輕易完成私有化。”

針對這現象是否是本地私有化條件過於寬鬆所致,分析員沒有直接定論,僅認為監管局該留意的情況是,私有化公司是否涉及蓄意丑化財務數據或隱瞞企業發展,藉此反映與實際情況不符的前景展望,以增加私有化出價吸引力。

上市條例過苛或讓企業卻步

他建議,監管局對國內上市公司私有化的觀察時期,應延伸至下市後數年,這樣才能得知上市公司在私有化後,財務或資產情況是否出現不符合下市前地位的巨變。

“隨各國交易所日漸開放,企業能隨時轉往海外上市,過於嚴謹的上市條例可能抑制企業上市本地股市的意願,不過,為捍衛市場投資信心,一些避免利益侵犯的基本政策還是有其存在價值。”(星洲日報/財經)